八一中文网 > 体育博彩有哪些平台 > 隐世佳人赵婉兮 > 第一卷: 第1728章 有所长进!
    只闻冷昱麟沉稳的声音传来:“好吧,儿臣明白了,母后既然这么决定,就定然是有自己的道理。儿臣虽然担心,却不应该拦着您。”

    听着自家儿子的说辞,赵婉兮颇有点儿意外。

    这小子,倒是有些长进

    似乎是没想到冷昱麟能这么痛快地答应,忍不住扬了扬眉梢。

    一侧赵傲见状,适时开口为他说话。

    “这几日太子殿下除了潜心养伤之外,也着手安排了不少事宜。今日这一幕,便是由他一手策划。”

    “真的吗麟儿已经这么厉害了”

    不过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年,明明只是正值无忧无虑,虚心求学的年龄,却接触了这些复杂而心怀叵测的事。

    尤其是想到适才的血腥,那么多条人命,看着自家儿子,赵婉兮嘴上赞叹,心里头终究不是个滋味儿。

    可惜她儿子身在皇家,肩负重任,换个角度,来讲,提早接触这些尔虞我诈的阴暗面,倒也不一定是坏事。

    罢了,慈母多败儿还是有一定的道理,该狠心的时候,就得狠心就像现在的冷昱麟,果然还是要经历一些事儿,才能更快地长大啊。

    暗自叹了口气,赵婉兮抬手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转身。

    任凭身后冷昱麟还眼巴巴地看着她呢,也没再回头,而是朝着地牢的方向走。

    既然已经亲眼证实过,安了心底的担忧,那么也就该回去,继续陪着那些人演戏了。

    顺道,也做点儿自己应该做的事。

    赵婉兮离开,赵傲自然跟着,两人如影随形的模样,成功惹得冷昱麟一张小脸上全数都是满满的不甘跟嫉妒。

    可惜纠结了半响,他到底还是没再冲动行事,朝着赵傲的背影扮了个鬼脸,讪讪回荒殿。

    转身的瞬间,小脸上属于孩子的童真,跟在赵婉兮面前时候的单纯跟笑意立马不见,被沉稳跟莫测所代替。

    赵傲这厢,因为注意力在赵婉兮身上的缘故,自然没注意到有人在他背后做了什么。

    只见身边的人一言不发,面色微沉的样子,凝着表情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太子虽然年龄小,但行事稳重堪担大任。就像娘娘所以为的,既然有些事情既然避不过,那提前接触,不一定就是坏事了。”

    “”

    就像她所以为的

    能一眼就看透她的心思跟想法,赵傲倒是也挺厉害。

    没有为他的逾越而生气,嘴角一勾,赵婉兮反而笑了笑。随即念头一转,又生出另外一点儿心思出来。

    “能为本宫解惑,消了本宫的担忧,也算是功劳一件。你且放心,待到将来局势定了,本宫定然重重有赏”

    言语之间,此前的忧虑一扫而空。

    惊讶于她情绪的转变如此之快,赵傲明显怔了怔。

    不过很快又被赵婉兮的话语所吸引,眼神一亮,嘴角噙了点儿莫名的笑意。

    “那,不知皇后娘娘可预备赏赐在下些什么”

    “嗯既然说了要赏,自然是大恩德。不如,就赏你美女数人,良田千顷,再官居宫中,如何”

    “”

    自古男人便以成家立业为根本,眼下赵婉兮这话,分明就是一举帮着解决了这两大难题,怎么着都是大大的恩德。

    倘若是换成一般人,即便现在不过口头承诺,有了赵婉兮这个旨意,也赶紧识相地感恩戴德了。

    哪知这赵傲倒好,听完之后,竟是半响都没有什么反应。

    不止如此,还嘴角隐隐下垂,眼底的期待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变成了莫名的复杂跟纠结。

    那模样,自然是看的赵婉兮扬眉,面色一正。

    “怎么本宫如此赏你,你可是还有什么不满不成”

    问这话,明显就是在挑衅了。

    不论这赵傲身份身手如何,至少还有一个尊卑在这里,两人明面上的身份差距极大,可轮不到他放肆。

    在赵婉兮目光灼灼的逼视下,赵傲脸上看不出什么,眼神却是十分精彩。

    挣扎了许久,到底还是泄了气,勉强让步。

    “不是,属下不敢。”

    说完,又若有所思地扫了眼远方,续了句很奇怪,明显就是想要转移话题的话语。

    “只是好像有杀气”

    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赵婉兮所看到的,却只是一片死寂。

    倒不是单单只是因为她功力不够的缘故,而是此处原本就是荒殿,因为后宫基本空置的缘故,原本就鲜少有人来。

    便是欧阳晟乾控制了皇宫,也不曾在这里多加防守,唯一遇到的巡逻侍卫们,还被换了芯子。

    又哪里来的杀气

    这赵傲也是,没想到竟这么快就泄了底,不淡定了啊。

    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一直盯到那赵傲差不多满眼无奈了,赵婉兮才咧开嘴角,寒气森森地笑。

    “不,你没有感觉错,的的确确是有杀气。而且这杀气,还是本宫身上的”

    说完,也不再多加解释,竟当机立断地加快了步伐,迅速朝前走去。

    “好了,既然解了惑,那本宫便也安心了,总归眼下还不是打草惊蛇的好时候,且先回去吧,时间也不着实不早了。”

    是真的不早了,经过这么前前后后一番耽搁折腾,此时的天边,已经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按照规定,再过片刻,地牢中便有人巡查,总不能被察觉到异常。

    赵傲:“”

    都是嘴贱惹的祸,好端端的,他没事说这么多话做什么

    又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便是心有猛虎,也不该如此沉不住气才对

    脸上虽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底却涌现出了诸多复杂来。远远望着视线中赵婉兮走的飞快,眼神挣扎。

    最终那抹挣扎,还是化成一点奇怪的无奈,类似于豁出去的坦然一般,蓦然出声。

    “你别走那么快,我还有话同你讲。”

    正说着,突然心下一动,随即眼风一扫,将要出口的话,突然又被咽了回去。

    喉结动了动,再没有多余的顾虑,赵傲一抬脚,赶紧跟上了赵婉兮的步伐,继续神不知鬼不觉地暗中送她回地牢。

    随着暗中的一个手势打出去,一道鬼魅一般的黑影如同暗夜中的魔咒,悄无声息地一棵枯树上。

    而在赵傲之后,荒殿外一片萧瑟的草丛中,依稀有窸窸窣窣的动静,等到人走远了,才响起一道淡而轻微的嗓音。

    “琼儿姐姐,皇后娘娘真的没事吗

    她既然都已经出来了,那为何不趁机逃走,还要回去呢”

    随着这话,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竟是之前离去的琼儿。

    另外一个也不陌生,手中拿着一盏已经灭了的灯笼,小脸上全都是满满的不解,正是宫女木槿。

    因为藏身的地方并不算近,所以适才在赵婉兮眼皮子底下所发生的一幕,她们并没有看到。即便是嗅到一些轻微的异味儿,也未必就能联想到那么远。

    亲眼看着自家主子平安无事地回去了,琼儿眼神逐渐平静一片,继而满眼肃穆,态度淡定端正。

    “娘娘做事,自然有她的道理,我们做奴才的听命便是,别问太多。

    倒是你,木槿,你怎么知道,有人救了娘娘出地牢,还会来这里”

    其实不是来这里,,颇有点儿混淆视听的味道。

    听完,那木槿果然没想到太多。

    眼珠子转了一下,在暗夜的掩饰下暗戳戳地滑过一抹狡黠的异色,正要张口回答,就听到“噗通”一声巨响,自不远处传来。

    突然的动静,惊的这厢两人齐齐一怔,借着月色对望了一眼,便抄着木棍蹑手蹑脚地靠了过去。

    不等接近,一声凄厉的“喵”声便传了过来。

    “原来是一只野猫啊。”

    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琼儿倒也忘记了自己之前的疑惑,没有再继续追问。

    感觉着夜色幽凉,还有周围阴气森森,架不住心里的胆怯,最终还是拽着宫女木槿一前一后地往回走。

    木槿开路,琼儿殿后,没走几步,总觉着身后影影重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但是惊疑不定地数次回头,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既然都注定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那么来凑热闹的,又岂会只是这几个人

    惊疑不定间,两个宫女再没想到,在她们左后侧的一棵枯树上,正有人目光定定地望着她们走远。

    就要再度闪身追上去时,却又被人给死死按住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解决了眼下这些麻烦,以后有的是你们厮守的时日。正事要紧,干活吧。”

    “我哪里不能忍了不过只是想要跟上去听听,她们到底都听到看到了些什么而已”

    本该是理直气壮的说辞,但是到了后头,嗓音却越来越低。

    天边鱼肚白出,晨曦微至,天,就要亮了。

    新的一天,乍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南麟皇宫,依旧还是在他们手中,有关对京城控制,边境掣肘的消息,源源不断地送进他们手中,看上去局势一片大好。

    ,ntentnu